國際

邱進益博士演講

為新時代兩岸籌謀劃策 兩岸應重新建構一個《新的共識》/邱進益

邱進益(前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

【編者按】曾經擔任海峽交流基金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邱進益博士,十二月六日下午應邀在上海展覽中心東二館B-2舉行一場專題演講。邱進益博士的演講題目:為新時代的兩岸關係籌謀畫策——兩岸應重新建構一個「新的共識」。該場演講會由上海中外文化藝術交流協會、滬台文化藝術交流分會主辦,《上海台商雜誌》、《中國怡居雜誌》承辦。現將演講專題刊登如下。

一、引 言
承蒙「中國怡居」雜誌的發行人常文駒先生的邀請,前來上海與大陸台商及各界的朋友,發表個人對兩岸關係未來發展的看法,個人深感榮幸與感謝。個人自一九八〇年末期,從參與研擬台灣老兵返鄉探親作業計劃開始,以致後來出任「總統府國家統一委員會」的執行秘書、研究委員會召集人、國統會發言人,謀劃了「國家統一綱領」、解釋了「一個中國」的含義、建構了「九二共識」,幾乎是無役不與。後來又放下出任台灣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籌畫與親自參與一九九三年四月新加坡的「辜汪會談」,簽署了四項協議,取得了兩岸領導人十分肯定的成果。其後熱心兩岸事務,奔走穿梭兩岸,先後又提出了「兩岸共享主權論」以及幾乎是第一份的「兩岸和平合作協議」草案(二零零八年)。前後為時三十年間,對於兩岸關係發展的來龍去脈,波濤起伏,都有親身的經驗與體會,對於兩岸關係的未來發展,更有高度的期望,面對兩岸新時代的到來,個人有許多的所感所思,今日在此發表,尚請專家學者與各界朋友,多多批評指教。

二、新時代的來臨
就大陸而言,經過二〇一七年十月中共十九大之後,中國大陸正式進入「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換句話說,中國大陸已正式進入了習近平的新時代。儘管大陸近兩年來面對內外的許多問題,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治理與管控力,可以說極為穩固。而其強力主導與主動推進兩岸和平發展的企圖心,隨處隨時可見。此所以說明為何在今年元月二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紀念會中,又提出「兩制台灣方案」探討的種種面向。在這樣一個充分體現習近平新時代的時刻,台灣應該如何面對?

就台灣而言,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一日又面臨台灣總統大選。如果民進黨繼續執政,兩岸關係不僅會面臨台灣倒退之勢,甚至可能面臨擦槍走火,走向武力衝突的境地,這恐怕非兩岸人民所樂見。依目前情勢,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雖仍在苦戰之中,但我對韓國瑜當選,有充分信心。

其原因不但因為韓國瑜苦命所苦,深獲基層選民認同,而所謂經濟藍、知青藍的選民,亦因韓的多方解釋與面對面溝通,而將改變他們投票的傾向。保守估計,韓的鐵粉有二百萬之譜,加上國民黨的基本盤在三成至三成五之間,再加上海外大批華僑以及大量大陸台商的支持,定能當選。尤其民進黨在立法院推動「中共代理人」法案後,大陸台商現在可能人人自危,動輒得咎,不知何時何地會被戴上紅帽子,試問今日在座各位台商朋友,你們會支持一個引進「中共代理人」法的政黨候選人嗎?我想不會!所以隨著韓國瑜的當選,勢將開啟韓國瑜的新時代,為期四年,甚至八年!

三、錯失了的黃金機遇
二〇〇八年五月到二〇一六年五月,台灣由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執政。八年之中兩岸關係可以說突飛猛進。兩岸兩會復談、直接三通、開放觀光、經貿投資與文教交流大幅增長,又簽了ECFA等二十三項協議,對於化解兩岸敵意,增進互信,確實都有不可磨滅的貢獻。而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七日,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的歷史性會晤,可以說將兩岸關係推至至高的境界。可惜馬英九畏首畏尾,謹小慎微,置二〇〇八年競選時所提出的,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的諾言於不顧,未能使兩岸關係再更進一步,再強固與法制化,可謂功虧一簣,實在可惜。二〇一六年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急速冰凍,台灣又走上恐中、反中、仇中的道路,更違背了蔡英文上台執政時所作的不改變現狀、不與中共對抗的諾言。馬英九執政八年所締造的黃金際遇,就這樣白白的錯過了。因此,在此新時代來臨之際,兩岸一定要痛定思痛,亡羊補牢,努力使兩岸關係重歸正確的道路。雙方應認真思索,如何能使兩岸關係更加穩固、更加牢結,以為兩岸人民謀求福祉與和平。

四、《九二共識》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
「九二共識」一詞是公元二〇〇〇年當時為台灣「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蘇起所創的名詞,以概括一九九二年台灣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在香港會談前後的內涵與結果。我是一九九二年當時共同建構所謂「九二共識」的當事人之一。包括當時海基會提出而後來為海協會所尊重並接受的第八案文字,就出自我手。因此我對以及九二年會談的經過及最後所形成的結果,均有深刻的認知與了解。大致的情形,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
1、兩岸均同意,目前是處於兩岸共同謀求統一的過程之中;
2、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
3、至於何謂「一中」,其內涵為何?台灣方面認為與大陸的認知有所不同;
4、因為認知不同,台灣方面建議以口頭方式各自表述(即各說各話)。
5、海協會隨後以電話及傳真告知海基會,對此表示接受與尊重,但強調在事務性的協商中,不談一中的內涵。這就是當年談判交涉的經過。故我始終認為用「共識」一詞,其中不無以偏概全之嫌,因為雙方對一中涵義,認知不同,並無「共識」,這也是以後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之後紛紛跳出來否認有「九二共識」的原因。假如當時蘇起來問我,我一定會建議用「九二諒解」一詞加以概述,如此可能更為周全,而不至引起爭論。

但也不可否認者,由於有所謂的「九二共識」,使得兩岸有一個基本政治互信,以致一九九三年四月就有了辜汪的新加坡會談,以及馬英九執政八年,兩岸關係的突飛猛進,使兩岸保有了近四分之一世紀的和平,可謂功不可沒!

但習近平總書記今年在一月二日發表談話後,台灣民進黨的蔡英文,變本加厲,不僅否定「九二共識」所強調的模糊性與功能性的作用,已蕩然無存。故吾人必須思考,應用何種途徑方式以使兩岸關係繼續和平發展。我思索再三,認為雙方應該重新建構一個「新的共識」。此一共識,必須由雙方共同簽字以昭信守。

五、如何建構「新的共識」
(一)兩岸領導人再次會晤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7日,兩岸領導人習近平與馬英九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的會晤,為兩岸關係推至最高潮,但除建立兩岸熱線外,可惜當時並無具體的結果,仍停留在各說各話的階段。翌年台灣執政黨輪替,三年半來兩岸關係不進則退,反更嚴峻。故此次隨著韓國瑜的當選,應積極謀劃兩岸領導人的再次會晤并盼能獲具體的結論。因為當兩岸領導人會晤,就可以確定往後若干年兩岸關係發展的方向與方針。此事非常值得兩岸領導階層詳細思考評估與規劃。

(二)建議會晤的時程與地點
台灣方面,韓國瑜將在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日就職,就職後百事待理,恐難騰出時間,再加上兩岸間的折衝安排,事先鋪陳,非一時不為功,但也不宜過遲。故理想的晤面時間落在二〇二一年夏天,此際距其第一任終了仍有三年的時間。就大陸而言,習近平之第二任期終於二〇二二年十一月,但第三任期又是五年,可至二〇二七年十一月,假如韓能獲得連任,那麼其任期亦將至二〇二八年五月,兩者約有七至八年的時間重疊。這是一段黃金時期,千萬要加以把握,以彌補馬英九執政八年所錯失的機遇。

至於會晤地點,則以新加坡為首選。但如雙方同意,亦可考慮移至澳門或者上海、西安。至少表示兩岸關係回歸基本面,乃是兩岸間的事務,不必勞動第三者的外國了。

(三)會晤中討論的主題
(甲)討論建立兩岸共同市場,即在ECFA現有基礎上,更進一步,建立兩岸共同市場,這對日漸邊緣化的台灣,是一劑強心針。相信台灣人民不會反對。此事可委由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牽頭。
(乙)確定兩岸和平合作協議的基本方向。
(丙)決心共同建構「新的共識」

(四)發表共同聲明

六、我心目中的「新的共識」內涵或元素
(一)雙方共同議定「一個中國」的定義或內容
(二)重申「一個中國」的主權由兩岸人民共享,共同宣佈維護中國主權之決心。
(三)以具體文字表達相互承認其各自統轄的治權。
(四)以三年時間討論并簽訂,建立共同市場協議與和平合作協議。
(五)確切并妥善安排台灣參與國際空間的方式。
(六)釐定台灣在恢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過程中可扮演的角色。

七、後續的安排
(一)雙方互設官方代表機構
(二)各自成立「和平統一推動委員會」
(三)之後,雙方合組「憲政秩序協商會」,共同協商安排未來一個統一的中國,暫以二〇三五年設為統一的目標年。

八、我對大陸的期盼
(一)務必把握新時代的黃金機遇,充分發揮以大事小「仁」的精神,對台灣方面要多作讓步。依我在一九九二年、一九九三年的兩岸體驗,以及馬英九執政時代,大陸方面的種種讓步與配合,足以證明,大陸方面有讓步的誠意與決心。

(二)認真思考在不牽涉「兩個中國」的前提下,承認台灣方面的治權。如不能解決「台灣是什麼?」的情況下,如何可以與台灣方面簽訂共同市場與和平合作協議?如不予台灣以適當的國際空間,如何可以滿足台灣人民心中的憤概與不平?

(三)嚴肅且認真的思索台灣的戰略地位與價值。台灣是中國領土中唯一瀕臨太平洋者,在中國走向海洋,重建海權的過程中,如得台灣,真可謂如虎添翼。如以花蓮作為大陸航母及潛艇基地,則不僅截斷了地緣上的第一島鏈,且隨時可以挺進第二島鏈。同樣以高雄港作為海軍基地,將太平洋島設施再加擴充,則可與海南兩相呼應,確切維護中國在南海的權益。反之如一再作為美國制衡大陸的棋子,如芒在背,孰輕孰重就一目瞭然了。

(四)在大陸推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過程中,認為國家統一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元素。「中國必需統一,亦必然統一」。又強調將以和平方式統一。但究其大陸方面多年來只有斷斷續續的行政措施,對於如何統一,如何為統一創造環境與條件,迄無良策。反之卻斤斤計較於統一後實行「一國兩制」,似乎是一個鐵定而不能更動的前提。「一國兩制」是先有「一國」,再有「兩制」。但台灣與大陸目前尚未統一,僅有大陸片面定義的「一個中國」,如何就要談「兩制」?實在有點本末倒置。除了「一國兩制」外,是否有其他選擇,例如邦聯制、聯邦制、阿拉伯聯邦共和國制等等?凡此均在應可探討之列。以目前香港的騷動情勢,更無法說服台灣百姓心悅誠服地接受「一國兩制」。故我以為,大陸應該暫時擱置「一國兩制」提法。而以具體政策誘導台灣逐漸走向統一之路。而具體的做法就是我以上建議加強推動「新的共識」,以開闊的胸襟迎接台灣走向談判之路。

邱進益博士(左)與前海峽交流基金會副秘書長李慶平現場合影

現場座無虛席

更多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