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楊海峰

強烈呼籲宋楚瑜參選總統——大陸網友致宋楚瑜公開信/楊海峰

楊海峰

「尊敬的宋楚瑜主席:
您好!我是一位大陸人士,本不應該對臺灣大選說三道四,但兩岸關係牽動海峽兩岸及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也影響著兩岸人民福祉的方方面面。在此,本人強烈呼籲宋主席再次出馬,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引導臺灣儘快走出與大陸對抗的困境。

臺灣是一個島嶼,資源匱乏,發展經濟嚴重依賴出口,而大陸是臺灣最大的出口市場,也是決定臺灣能否走出去的關鍵因素。如何妥善處理兩岸關係,是臺灣提振經濟的重中之重。無論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日益崛起強大的大陸就在海峽的對岸,誰上臺執政,都是無法回避的。

民進黨重返執政後,由於不肯接受九二共識,也不願放棄台獨黨綱,兩岸官方已經僵局對抗三年有餘。近期,蔡英文為了選舉,大肆操弄恐中“芒果乾”,加深大陸對蔡英文“麻煩製造者”的負面觀感。若蔡英文連任,兩岸關係沒有最壞,只有更壞。以習近平剛猛的領導人個性,以及期望任內有所建樹的歷史使命感,決不會容忍臺灣問題無限期拖下去。兩岸持續僵局下去,引發“地動山搖”的劇烈對抗,也不是沒有可能。

國民黨執政時堅持九二共識,與大陸擱置政治爭議,共創經濟雙贏,曾在馬英九任期內與大陸簽署二十三項經濟文化協議。令人遺憾的是,在兩岸協商進入深水區後,兩岸雙方都未能與時俱進,妥善解決九二共識內涵中,圍繞“一個中國原則”仍然存在的爭議。為了凸顯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在第二個總統任期,馬英九堅持九二共識時,強調“一中各表”。由於兩岸主權互不承認,治權互不隸屬,臺灣與大陸之間又沒有任何政治連結,大陸表述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表述一個中華民國,大陸早已認定所謂的“一中各表”就是在搞“兩個中國”,是一種隱性台獨。另外,馬英九一直堅持“不統不獨”,也被大陸視為偏安拒統,是導致臺灣青年一代“天然獨”的真正元兇。長期擔任中共中央對台核心智囊機構負責人,中國社科院臺灣研究所前所長余克禮,曾在2016年12月,以《錯失歷史機遇 耽誤兩岸和平》為標題,公開發文重批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也道出了大陸對台決策高層對馬英九的集體評價。

韓國瑜10月10日發表的兩岸政策白皮書,沿襲的仍是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主張,老甁舊酒,毫無新意。且不說韓國瑜以這套過時的兩岸政策主張,能不能打贏當下的這場選戰。即便韓國瑜當選,其延續馬英九的“一中各表”、“不統不獨”,必然會引發大陸的不滿與抵制,與蔡英文繼續執政相比,五十步與百步,結果並無太大差別。

尊敬的宋主席,當前兩岸間的僵局持續下去,會對兩岸各項交流產生嚴重阻礙,海峽兩岸同胞都是其中的受害者。

以目前國民兩黨參選人宣示的兩岸政策來看,無論哪一個當選,兩岸關係都不可能從根本上得到改善。宋主席是海峽兩岸倍受尊敬的政壇前輩,親民黨又擁有本屆總統大選的入場券,是能夠影響總統和立委選舉的最關鍵人物。以宋主席七十八的高齡,參選中華民國總統,並非一定要去做官,但可以憑藉大選期間的獨特影響力,督促實力較強的國民兩黨參選人,推出優質的兩岸政策主張。

以下附有本人,2017年11月24日致信習近平總書記,表達參選第十三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意願的全文,其核心內容就是本人提出的兩岸和解方案。據接受國家信訪局委派,約本人談話的彭小朵副局長轉述,此方案已經受到大陸領導人的高度重視。只要宋主席挺身站出來,借參選中華民國總統之勢,登高呼應本人的和解主張,引導兩岸同胞和全球華人共同探討兩岸和解之道,就一定能為迷茫困惑的2300萬臺灣人民,指引一條通往和平和繁榮的光明大道。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此致

敬禮!

楊海峰
2019年10月15日」

以下是本人2017年11月24日致信習近平總書記,表達參選第十三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意願的全文:
「尊敬的習近平總書記:
您好!本人1968年農曆7月15日出生,2000年7月1日加入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七十九條之規定,符合參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法定條件。本人有意參選第十三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並致信總書記爭取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提名。以下是本人的參選意願書和身份證影本。

是否可行?盼複。有鑒於本人以前曾多次致信總書記,向黨中央提出對台工作的意見和建議,一直都未回復。若這封信至11月30日仍未回復,本人將投書兩岸媒體,以公開信的形式發表,方便總書記通過新聞媒體儘快知悉本人的參選意願。本人的聯繫電話和位址,均在快遞信封上。

此致

敬禮!

楊海峰
2017年11月24日」

◆我意願參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本人的名字叫楊海峰,楊是楊家將的楊,海是海納百川的海,峰是山登絕頂我為峰。有人說,名字是一個人最好的名片,我的父母為本人起這個名字,就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胸懷能像大海一樣寬廣,志向能像山峰一樣高大。

我於1968年農曆7月15日,出生在河南省汝南縣城東南方向的一個小村莊——八裡屯。因為出生時個頭較大且胖,足足八斤,兒時的別名又叫“楊八斤”。農曆7月15日,是佛教的佛歡喜節,又名盂蘭盆節,也是道教的中元節,俗稱鬼節,是中國唯一一個佛道兩教共慶的節日。佛教中的《盂蘭盆經》,又稱《孝經》,鼓勵佛弟子報謝父母慈愛養育之恩。

我的家鄉河南省汝南縣,自古就有“中原之腹地、天下之最中”的美稱,也是中國的“中”之起源地。古人說,地靈則人傑。美麗的天中大地,集天地之靈氣,聚日月之精華,養育了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是一塊英才輩出的風水寶地。汝南縣境內,既有百里長堤鎖洪水、萬隻野鴨戲遊魚的世界最大人工湖——宿鴨湖水庫,也有被譽為天中標誌的世界上最小的山——天中山。既有祈願世界和平與和諧的亞洲最大寺院——南海禪寺,還有梁山柏和祝英台淒美愛情的千古傳說。勤勞善良的天中人民在這塊土地上孕育繁衍,生生不息。

我的父親是一名人民警察,一輩子從事公安工作。我的母親是一位小學民辦教師。磊落嚴厲的父親,培養了我敢做敢為、認定目標就要鍥而不捨的男子漢精神,以及勤儉節約的中國傳統美德。信仰佛教的母親,教會了我善良為人、慈悲處世的君子懷德之風。 我的父母常以“口是禍之門,舌是斬身刀;閉門深藏舌,立世處處牢”二十字箴言,告誡我們兄弟姐妹五人,一生都要謹言慎行,是我們楊家的家訓。

在明年(2018)3月舉行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期間,將選舉新一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本人今年四十九周歲,屬猴,比1949年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的年齡小七歲,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公民,擁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同時,我的爺爺、爸爸、我和我女兒祖孫四代都是中共黨員,在共產黨執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稱得上根紅苗正。根據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七十九條之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年滿四十五周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可以被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本人完全符合參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法定條件。憲法是需要全體國民群策群力落實的,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力也都是可以爭取的。在此,本人鄭重向黨中央表達意願: 爭取中共中央破格提名,參選第十三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以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都是由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提名國家主席候選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等額選舉產生的,也曾有過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不兼任國家主席的先例。例如,毛澤東同志擔任中共中央主席時,也曾沒有兼任國家主席,而是由劉少奇同志擔任。胡耀邦同志和趙紫陽同志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時,也沒有兼任國家主席,而是由李先念同志和楊尚昆同志擔任。

中國共產黨遵循的是民主集中制原則,少數服從多數,個人服從組織,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在第十三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候選人尚未正式提名之前,作為一位中國共產黨黨員,本人針對中共中央總書記是否兼任國家主席,發表一點個人的民主意見: 根據中國當前的政治體制,擁有黨和國家最高決策權力的是執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相當於一個公司的董事會,總書記就是董事長,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全中國的形象代言人和中國外交、兩岸和國防政策的首席執行官,國務院總理則是落實中國國內政策的行政總裁。實行黨政分開,以黨領政,三駕齊驅,總書記負責執政黨大政方針的制定,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負責國內外政策的執行。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一定要提名中共人士,為了充分體現天下為公,選賢與能,副主席和副總理也可以提名非中共人士。這樣,更加能夠體現中國共產黨執政胸襟的博大,更加有利於中國政治民主的健康發展,更加有利於調動黨外人士參與國家管理的積極性,更加有利於海峽兩岸同胞的融合和中國的和平統一,更加有利於中華民族快速實現偉大復興。

我也堅信:在提名新一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候選人過程中起決定作用,並且在十九大報告中大力提倡以法治國的習近平總書記,一定會尊重本人的參選意願,並且欣慰中國共產黨領導開創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人才輩出,後繼有人,同時也一定會虛懷若谷,以中國古代堯舜聖人之心胸,主動讓賢國家主席,集中精力更好謀劃中華復興方略,破格栽培後起新人,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增添永續動力,也在中華文明史上譜寫一段聖賢相逢無狹路、同心合力興中華的千秋佳話。

如果說毛澤東同志領導推翻三座大山,讓中國人民站立起來;華國鋒同志領導粉碎四人幫,保持毛主席逝世之後中國政局的穩定,發揮了承前啟後的作用;鄧小平同志設計改革開放宏偉藍圖,讓中國人民富裕起來;江胡習三代領導人繼承和推進改革開放事業,讓中國逐步強大起來;本人誓將承接中國共產黨前輩先賢復興中華的接力棒,帶領中國各族人民,大力復興中華民族文化,積極推動政治民主改革,努力開創中華盛世的全新時代,讓中國變得偉大起來。

經濟的崛起和軍事力量的壯大,只能讓中國變得強大;只有中華民族悠久文化的復興和適合中國國情的清明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與完善,才能讓中國變得偉大,才能讓中國贏得全世界人民發自內心的尊敬。當前,兩岸政治僵局尚未破解,朝核危機還在持續,中國與日本、越南、菲利賓等周邊國家,因東海和南海依然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快速崛起仍然懷有疑慮和抵制,這些都是掌管中國外交、兩岸、國防領域工作的國家主席應該肩負的重責大任。針對以上諸多問題,本人經過長期潛心研究,逐步形成一套推動兩岸、亞洲及世界和解和平和諧的理論體系,類比孫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義,我將自己的理論體系概括命名為三大共識:即中華共識、亞洲共識和世界共識。以上兩岸和國際間存在的所有問題,均可在三大共識中找到滿意的答案,互利共贏,妥善解決。其中的中華共識,就是為了解決兩岸政治矛盾提出的。

為了破解長期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的主權對立,實現兩岸主權爭議軟著陸,本人在充分研究和分析國、共、民三黨創建以來各個時期的政黨關係,沿著並理順兩岸分治後的歷史脈絡,以及研判兩岸紅、藍、綠三方都能接受的政治底線後,於2011年10月6日開創性地提出“以中華主權凝聚兩岸主權共識”(簡稱“中華共識”)的和解構想。

中華共識的具體內容是: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兩岸主權屬於包括2300萬臺灣同胞和13億大陸同胞在內的兩岸人民,兩岸主權(包含港澳主權)統稱中華主權,中華主權由兩岸人民共用,兩岸的前途要由兩岸人民共同決定。

簡單一點解讀,中華共識就是九二共識的昇華版。九二共識的精髓是兩岸擱置主權爭議,求同存異。中華共識就是在繼續“求一個中國原則之同”的同時,把九二共識中存在的一個中國涵義之“異”給化解了。中華共識包括兩個最重要的面向,一是臺灣要接受統一,二是大陸要實行民主。以兩岸當前及今後的情勢,臺灣不接受統一,兩岸不可能實現和平;大陸不實行民主,兩岸也不可能實現統一。因此,中華共識可以超越九二共識,成為推動兩岸關係和平深化的新共識。中華共識跟亞洲共識、世界共識一樣,都蘊藏非常豐富的思想內涵,如同中國偉大思想家老子的《道德經》,雖然只有5000多字,卻包涵萬象,博大精深。由於受篇幅限制,本人在此不再展開論述。

任何僵局的破解都需要立足並尊重現實,當前兩岸最大的政治現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把臺灣視為神聖領土的一部分,但從未對臺灣地區行使統治權。中華民國現行憲法規定的領土範圍涵蓋大陸地區,但從1949年起也沒對大陸地區行使統治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並先後與世界上174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中華民國仍與20個國家維持著外交關係。兩岸憲法規定的領土主權範圍涵蓋對岸,並且是重疊的,治權卻是分立的,互不隸屬。兩岸要破解當前的僵局,必須首先正視這一政治現實。

兩岸無論以何種方式破解當前政治僵局,需要先解決談判主體的對等尊嚴問題,然後才能進行平等協商。基於以上政治現實,本人提議一個解決兩岸對等尊嚴談判主體,也是破解當前兩岸僵局最簡單的辦法:兩岸領土和主權範圍既然是重疊的,又無法承認對岸是一個國家,兩岸雙方可以根據各自憲法,相互承認對岸為自己憲法框架(架構)下的政治特區。

亦即,大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承認臺灣地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政治特區,實際統治臺灣地區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首。在聯合國和174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政府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臺灣特區政府。

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簡稱一中各表)”的政治基礎上,大陸也應默認:臺灣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承認大陸地區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政治特區,實際統治大陸地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首。在20個中華民國邦交國,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只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大陸特區政府。

這樣,兩岸雙方既對等尊嚴,都有臺階可下,又可實現重疊主權下治權的相互承認。只要兩岸在國際上不推行雙重承認,就不會造成大陸同胞最忌諱的“兩個中國”。這個和解方案,也許兩岸政府都未必滿意,但最終的結果一定是雙方都能接受。在沒有更好的和解方案提出之前,本人堅定認為這就是破解當前兩岸僵局最好的方案。

以大陸的視角,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特區政府,即把中華民國臺灣特區化,等同以和平的方式在臺灣地區落實“一國兩制”,完全符合大陸對台工作的大政方針。而且不需要像接收香港和澳門那樣,既要制定基本法,又要成立特區政府籌備委員會。有別于“馬照跑舞照跳”的港澳版一國兩制,臺灣版的一國兩制,就是“街頭照上,總統照選”。

以臺灣的視角,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特區政府,也在落實“一國兩制”,只不過是中華民國現行憲法架構下的“一國兩制”,而且還能鞏固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地位。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臺灣同胞不僅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而且在現有的20個邦交國,中華民國還能代表大陸同胞。

根據兩岸憲法,兩岸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並不困難,難點在於兩岸無法相互接受“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稱。在這一點上,兩岸可從中華傳統文化中汲啟政治智慧。老子曾說:“名是道的外相”。兩岸若繼續以對抗排斥對岸的舊思維,去解讀不斷變化中的兩岸政治關係,就會因一個國家之“名”而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之“道”,兩岸政治關係僵局永遠也無法打開。若改以包容接納對岸的新思維,兩岸雙方雖然都有國家之“名”,但都把對岸當成自己憲法框架(架構)下的政治特區,不再繼續視為無法接納的國家,長期困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權對立難題也就有了破解之道。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都從各自憲法層面實現了與對岸的政治連結,可以把兩岸政治關係從“有你無我、有我無你、互不隸屬”提升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隸屬”,就像一枚硬幣的一體兩面,一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面是中華民國,由於兩岸互認政治特區融為一體了,兩岸都能代表中國,根本就不存在兩個中國的問題。臺灣再進行“一中各表”,大陸也就不會有人再提出質疑。

而且,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還可以解決兩岸及國際政治現實中的很多難題。

譬如,兩岸領導人會面時的稱謂問題。

2015年11月7日,兩岸領導人習近平和馬英九在新加坡會面時互稱“先生”,仍是一種擱置政治爭議解決稱謂問題的權宜辦法。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不論在兩岸場合,還是在國際場合,兩岸領導人都可以會面,也都可以互稱官銜,只是把對方視為特首即可。

在兩岸領導人稱謂問題上,兩岸領導人一定不要自我設限。破解兩岸僵局,兩岸領導人終歸要有一見。假如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見面稱呼蔡英文“女士”,在台方一再堅持對等尊嚴的情況下,蔡英文只能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先生”,這樣就把兩岸領導人、尤其把大陸領導人的政治格局都人為降低了。作為一介鄉野小民,本人對兩岸領導人稱謂,尚且能夠抱持開放的視野和包容的胸襟。心胸大了,很多所謂的大事也就變小了。太平洋能夠容下中美兩個超級大國,難道炎黃大地上容不下憲法主權重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由衷希望兩岸領導人,在處理稱謂的小事小節問題上,務必都要解放思想,展現出大國領袖的非凡氣度。

又如,兩岸在對岸邦(建)交國的國際空間問題。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在中華民國邦交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就是中華民國大陸特首,大陸領導人到中華民國邦交國進行訪問時,只能享受中華民國特首的政治禮遇。

同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首,臺灣領導人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國進行訪問時,只能享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特首的政治禮遇,大陸不僅不應再打壓,而且還要提供各種便利,並幫助安排臺灣領導人會見建交國政要和各界名流,層級越高越好,讓臺灣領導人充分感受兩岸一家親的溫暖,盡享大國的尊嚴和榮耀。

這樣,不僅能夠解決臺灣在大陸建交國的國際空間問題,同時也擴大了大陸的國際空間。

再如,臺灣參加聯合國及國際組織問題,就以臺灣參加APEC為例。

兩岸相互承認對岸為政治特區後,統治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的一個政治特區,統治臺灣的中華民國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一個政治特區。既然中華民國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一個特區政府,臺灣當然可以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臺灣領導人當然也可以用“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親自出席APEC,沒有必要再用“中華臺北”這種不倫不類的名稱。這相當於兩岸在國際上各讓一步,大陸給臺灣面子,臺灣給大陸裡子,雙方都海闊天空。

大陸也許有人會問: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稱參加參加APEC,豈不造成了兩個中國?本人的解疑是:臺灣以“中華民國”的名稱參加APEC,雖然名稱上會出現兩個中國,但中華民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一樣,僅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特區出席APEC的,實質上體現的仍是一個中國原則。至於臺灣有人說是以主權國家參加APEC,國際主流社會不會承認,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特殊歷史時期,大陸也不要斤斤計較,這能體現大陸事臺灣以仁。

以臺灣視角,臺灣既可在國際上使用“中華民國”的名稱、又能享受比香港特區、澳門特區更加優厚的特區待遇,這叫臺灣事大陸以智。

在聯合國及國際組織,一個中華民國,兩岸各自解讀:臺灣可以自我解讀為主權國家,大陸當然解讀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的政治特區。這樣,大陸贏的是“一中原則”,臺灣贏的是“中華民國走向世界”,不僅能夠化解臺灣參加APEC爭議,也為今後臺灣加入其它國際組織,以及未來成為聯合國觀察員提供一個可以套用的互利共贏模式。

中華一統,世界大同。妥善解決臺灣問題,是以毛澤東、華國峰、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為代表的歷代中共中央領導集體和近9000萬中國共產黨人的共同心願,牽動著世界政經格局的重大戰略調整,也是橫旦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道路上最難攻克的一關。本人所提議的兩岸和解主張,如果經過兩岸同胞和全球華人的熱烈討論,得到兩岸政府及國際社會的共同肯定,本人當之無愧是兩岸和解和亞太地區和平穩定的第一功勳。在明年3月舉行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選舉之前,被中共中央破格提名為國家主席候選人,既是依循先例,也是眾望所歸。同時,我也相信: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都能高瞻遠矚,慧眼識珠,排除異議,高票通過,共同開創聖賢出世、萬國朝賀的中華盛世新時代。

中國近代偉大的思想家梁啟超在《少年中國說》一文中曾說:“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于地球則國雄於地球”。中共十九屆一中全會選舉產生的七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年齡均在六十歲以上。由於以前中國男性的退休年齡也是六十歲,現今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中國民間被人調侃戲稱為“中國養老常委會”。無論明年3月國家領導人的職務如何安排,都會給世界留下老氣橫秋的中國印象,這會讓國際社會質疑:是中國沒有中青年的傑出政治人才?還是中國的政治制度存在問題?

通過美式民主選舉,一位商人特朗普可以在一夜之間問鼎白宮。中國是一個擁有13億多人口的泱泱大國,不乏奇才賢士,只要起決定作用的習近平總書記具有愛才之心,識才之眼,用人之膽,破格之方,有什麼不可以通過中國特色的民主集中選舉,讓一位農民成功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如果中共中央能夠破格提名,全國人大選舉一位年富力強、充滿智慧與活力的中年帥哥,擔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不僅能夠大大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擴大中華文化的影響力,而且還能夠彰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意願參選人 楊海峰

2017年11月24日

(圖來自宋楚瑜臉書)